医保定额潜规则 网友:上有政策下有贱策(图)

2019-05-04 01:01开元棋牌

  [华声在线导读]北京协和医院女医生于莺日前微博爆料,有医院将总额“指标”包干到医生头上,每位医保病人定额10500元。于莺认为“这样下去,医疗就彻底成为有钱人和官员的特权了”。医保“潜规则”微博一出,引发网友吐槽。对此,北京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坚决反对”。同时表示,实行总额管理后,结算方法没有改变,医院发生的超过总额管理指标的部分,医保基金仍将给予支付。

  见过医生疯狂开药“以药养医”的,没见过治疗病人还有消费额度限制的。公众苦“看病贵”久矣。当突然有一项政策宣称,医生不能随便开大处方、乱收费,医保部门每年会定额预付医疗费给医院,但患者费用却不能超支,否则将倒扣医院追责医生,便难免让人生出如沐春风之感。“医保总额预付”制度就是这样一项医保新政,于莺爆料的医院,施行的也正是这项制度。

  这本来是好事。控制医院的医疗费总额,从而间接加强对医疗行为的管控,遏制大处方、乱检查、乱收费等医疗陋习。“医保总额预付”的意义本出于此。不过现在看来,“看病贵”的问题倒是解决了,“有病没处看”的疑惑又冒了出来。

  病情不同,每个人看病花销的费用自然不同。具体到被爆料医院“医保定额超标扣医生钱”这件事来说,如果每个病人的看病费用都搞“一刀切”,那么这就不仅是一种医疗管理上粗暴的惰政,也是对患者病情诊治的不负责。某种意义上来说,“医保总额预付”是规范大处方等医疗行为的好经,但之所以在现实执行中被一些医院“念歪”,其实就是因为,这些医院只是把总额医疗费用进行简单的指标分解,一味让患者平摊指标,而一旦额度超出,“推诿患者”等“看病难”的成本,又只有让患者去背负。

  事实上,这种现象绝非孤例。去年2月,上海市民秦岭就曾给市委书记写信,诉说癌症晚期的父亲被多家医院推来推去的痛苦。这件事背后,医保总额预付带来的指标分摊,正是幕后“推手”。“挑选病情不那么重的病人”正在成为一些医院的“潜规则”,而重症患者却变成“皮球”,成了最大受害者。

  一味苛责医院不讲医治良心,显然无济于事。要让“医保总额预付”制真正发挥效应,既解决“看病贵”,也别让“看病难”冒头,就不仅需要强化对医疗行为的具体监管,也需要打上制度补丁。比如,有专家就建议,充分考虑一地的物价、医疗水平提升等变量,对预付费用进行动态调整;对于超支,也应根据医疗新技术运用、参保人数增加等状况,进行补偿。也只有强化监管、打上补丁、不断修正,医改的好经或许才不会被修炼成潜规则吧。

  过去的医疗卫生体制实行的是后付制,患者和医保支付费用基本由医生主导,由此增加了患者和医保的无谓负担。实施医保总额预付制,超出部分医院分担,结余归诸医院,本意是控制越来越大的医保支出,遏制大处方、重复检查、压床等现象。但是,这一政策被一些医院视为利润来源。禁止医院药品加成后,一些中小医院因为财源被切断,转而从医保中抠出控制医疗成本上升的办法。将医保额度“指标”包干到医生头上,并与医生的工资奖金挂钩,目的即在于此。

  然而,这样做的结果是,医生给患者看病成了良心活儿。医保支出多的患者,除非有身份地位否则不受欢迎,被拒之门外,就可能成为备受包干压力的医生的选择,以防损害自身利益。如此一来,身份地位高低而非病情轻重缓急,就可能成为医生的首要考量。

  面对这种情况,对医院或医生的医德进行拷问,并无意义。关键是,要厘清医保总额预付制中,那些鼓励了“潜规则”出现的因素,并有针对性地改进。例如,医保总额预付制应该一刀切施行,还是根据不同医院的等级、专业性有选择地施行。总额预付制试行以来的情况表明,实行这一制度的条件还远未成熟。按人头付费等“混合制”的付费方式,或许更符合现状。

  此外,给不同医院的医保总额预付额度是否计算准确也是问题。不同医院医保限额谁来确定?是否经过了与医院的协商?是否都能符合不同医院的实际情况,显然存在很大疑问。医保额度就是公共医疗资源,如果错配严重,自然会引起医院反弹,并鼓励出种种“潜规则”。

  其实,对于“潜规则”,相关制度设计中并非没有应对准备。北京对于总额预付制的考核管理,是同医疗行为、患者满意度等挂钩的。但问题是,有人真正为医院行为做评判吗?评判能够真实并与总额预付额度的分配挂钩吗?医保“潜规则”的存在,折射出了医改的难度之大。但是,对此不能无动于衷。“坚决反对”之外,还需要人保、卫生系统一起努力,把漏洞尽量补上,以保证公共医疗应有的公共性。

  一项制度的完善需要多方面的努力,需要敢于“自揭家丑”的行业人士,需要敢于维权的消费者,更需要有关部门“闻过则喜、闻过则改”的勇气与魄力。不要等“潜规则”早就越过了道德的边界兴风作浪,而“明规则”还在河边假装摸石头。

  @律丝:医保潜规则已经普遍存在于各个医院了,没有医保花钱至少还能住院,有医保连医院都不让住了!最近几天去医院看望爷爷,眼睁睁的看着医保病人被强制出院如果医保病人因不得入院,得不到治疗,出现生命危险请问谁负责任?医院又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幻想万华静:医保的潜规则,社保的取舍,来来去去,珍惜眼前?丰衣足食,夫复何求?

  @salu9:关于医保潜规则一说,令人愤慨,是否因此会掀起医院的深入改革,铲除毒瘤呢?

  烟台地区也有这样的事情,医院给病人控制用药。因为,超额的费用医保不给报,要医院自己承担。医院怎么能承担起?医院有什么义务替医保垫这部分钱?

  医院目前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医保、农合按病种付费、临床路径或总额付费制度。疾病与其他不同,临床路径、按病种付费及总额付费究竟金额如何制定?依据何在?如此低的标准,医院岂能承受的了?当然,出发点和目的是好的,为了控制费用过快增长,但是,不能因为控制费用不顾患者生命安危,不管医院和医生的承受,不管医院是否亏损。反正,管理部门任务完成,资金有所结余,万事大吉!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