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走不高兴看看几个陕西方言搞笑段子开心一下

2019-05-04 01:01开元棋牌

  【中央记者在西安街头采访市民】记者问:你对钓鱼岛局势有什么看法?市民答:我能用西安话吗?记者说:可以。市民说:我贼他妈,小日本个瓜批还羞他先人要买岛,饿们头儿也太日巴chua,成天兹哇,倒兹哇个锤子,直接弄死窝怂个乃哈球滴!记者问:能用普通话解释下吗?市民答:冷静对待双边关系,争取拖延时间。

  老邢问佟湘玉:“听说你老家方言里,把水念做非?”佟湘玉:“奏四滴,咋咧?”老邢:“那你妈要是在家问你,水沸腾了吗,你要怎么说?”佟湘玉:“你妈在屋才跟你这么社,额们一般都社非开咧,瓜批!”

  一次一个小学生向刚分来的、是外地人的班主任请假:“老师,下午给我请个假,我颡[sa]疼的很!”。老师说:“你到底是啥疼的很?”学生答“我就是颡[sa]疼的很!”老师生气了:“我问你啥疼,你就说你啥疼,这不是故意跟我叫板吗!

  话说南方一出租车司机跑远途到西安碰到一大叔要坐车,这司机想起来陕西人喜欢说”球这个字。遂问大叔曰:听说你们陕西人喜欢说球这个字,假如你说一句线个球字,我就免费拉你;大叔心想坐个车么这么麻烦把车门一关摔出一句话就走了: 拉球了拉,不拉球了算球了(这句是方言)

  一个陕西娃到北京上大学, 开学第一次班会,班主任说:咱们班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分别用自己的方言简短的说说你对北京的第一印象吧,轮到陕西娃了,这小伙站起来就说了一个字:大!老师:听完愣了,说,也不用这么简短,可以稍微长点,于是这陕西小伙又重新站起来说道:大得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