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的双重生命

2019-03-08 16:57开元棋牌

  维多利亚时代,一个既具有历史意义又充满活力不断变化的时代,与当今处于数字/互联网革命中的时代,存在着一种有趣的平行关系。由此,不难理解2016春夏季时装舞台,维多利亚风潮的“复兴”和种种衍变。正如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转向了浪漫主义、神秘主义和哥特童话,以此对抗机器时代的理性以及那些发生得太快的变化,而今的时装设计也反映了同样的感受,创意和想象,似乎正以相似的方式,对相似的时代中的探索和进步做出反应。当今最大牌的时装设计师们正引领着我们,以别样的方式渴望和获得过去的那种舒适、工艺和美。

  我们的印象中,维多利亚风服饰或许是刻板和老套的,但¬2016春夏季的设计纠正了大家的这一认识。它和时装史、朋克街头文化以及现在对于全球主义、工艺、幻想和女权主义的理解交织在一起,呈现了一幅更为完整、更贴切的画面,也向人们展示了——如何用另类的方式(角度)看待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时代。作为Raf Simons在Christian Dior的告别秀,其¬2016春夏季系列在我们的脑海中留下了Simons对于未来的最新见解。他那充满未来感的维多利亚风设计,就他一直都在追寻的问题——“未来为什么不能是浪漫的?”作出了应答。如同一种颜料清洗剂,这一历史性的年代,具有一种自我推陈出新的颠覆能力。所以,为什么此时的时装界会出现维多利亚风潮?而这种风潮又在用怎样的方式,展示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

  维多利亚时代是一个既具有历史意义又充满活力不断变化的时代。作为一个思想进步时期,它也是欧洲工业革命的时代。这一时代与各种发明、探索和进步齐名,见证了1851年伦敦的首个国际展会:“The Great”展——来自世界各地数百个国家的发明和文化奇观,第一次被带到这里,在同一个地方展出。该展会的利润收入帮助伦敦建造起了著名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而且,像电话、打字机和世界上的首张照片,都是这一时代的产物。Erdem即将他的¬2016春季系列秀选在Kings Cross剧院举行——这多多少少可以看作是对蒸汽火车这一维多利亚辉煌时代终极象征物的一种纪念——模特们乘坐着铁路货车抵达现场。这场秀充满了神秘感,是设定在一个特殊时代的精彩场面,它也象征着,Erdem正行驶在其轨道之上,驶向不远的下一季。

  维多利亚时代与我们所处的现在这个时代,两者之间有一种有趣的平行关系。维多利亚时代发生了工业革命,当今这个时代则正处于数字/互联网革命之中,而中国也在经历着属于自己的¬21世纪工业革命。今年的Met Ball Gala及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的主题将是“Manus Machina:科技时代的时尚”。赞颂时装行业的手工和机器制造的繁荣同时,我们也应该记得,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不但擅长手工制造,而且还发明了时装科技领域最具有革命性的物品——缝纫机。正是这一代人,第一次学会了如何使用机器制造蕾丝,让其成为维多利亚风时装和装饰的必备材料及普罗大众也买得起的产品。蕾丝是Valentino和 Nina Ricci的维多利亚风衬衣与束腰宽松外衣主要的材料及装饰物,也是¬2016春夏季Miu Miu和Rodarte的必备元素。这一季,穿上你的蕾丝,让它成为关于历史与现在的代言单品。

  对抗科技、变化和工业化的一个方式,就是转而朝向与其相反的方向。正如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转向了浪漫主义、神秘主义和哥特童话,以此对抗机器时代的理性以及那些发生得太快的变化。现在的时装设计也反映了同样的感受。创意和想象,似乎正在以相似的方式,对相似的时代中的探索和进步做出反应。在现在这3D打印和快时装盛行的世界里,我们最大牌的设计师们都在渴望获得过去的那种舒适、工艺和美。

  纽约插画师Eri Wakiyama创作的一系列印花,出现在了Miu Miu本季的维多利亚风服饰和搭配服装中。印花设计包括有手绘的蜡烛图案,亦有一些打火机的图案设计。电灯泡就是在维多利亚时代发明的,另有香烟。Miuccia Prada让我们看到与蜡烛联系在一起的那种浪漫之感,还有它与现代无处不在、粗制滥造的打火机之间的对峙。电灯泡还没发明之前,英国的每一盏路灯都经由手工点亮——每一个夜晚都是如此。简陋的蜡烛充满如此奢侈的深情,让我们想起,这样的场景就像是来自故事书和历史剧中的画面。工业化时代之前的幻想,满足了我们对于传统和放慢生活步伐的渴求。

  Alexander McQueen的Sarah Burton就是这样的一位设计师,她展现的就是来自这本维多利亚时代故事书中的一页:花朵长裙、褶裥,还有漂亮的淡蓝色、桃红色和奶油色。但这些设计都和维多利亚风服饰拘谨的风格没什么关系,她的设计柔软、美丽,有种近乎天使般的美。模特的头发未经梳理和修饰,感觉她们好像是在一个秘密花园里玩了好几天的捉迷藏。这个时代的理性主义反作用之一,就是对于空想和庄严感的一种迷恋。褶裥设计非常迷人,而Alexander McQueen最爱的图案——鸟,似乎也因回归而受到了惊吓,通过贴布绣花的形式镶嵌在整条蕾丝长裙上。

  这一系列还令人联想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摄影师Julia Margaret Cameron,她的作品最近还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进行了展出。¬2015年是Cameron诞辰¬200周年,也是她在这个博物馆首次展览的150周年纪念。

  Cameron是在印度加尔各答长大的,而Sarah Burton也受到了印度的影响。红色的鼓手夹克、装饰在身上的链子,还有军装风的奶油色围裙和裤装,都透露出一股殖民时代气息。同时也让人回想起在¬2008秋冬季的“Girl who lived the tree”系列,那是一曲由McQueen原创、向印度致敬的维多利亚风颂歌。Burton从McQueen的一些伟大设计中汲取了精髓,也让我们联想到了英国与印度之间深厚的渊源联系,还有McQueen对印度王公的迷恋情怀。

  维多利亚女王并不只是英国女王,她同时也是印度的女王,时装让我们意识到,从19世纪到现在,我们走了多么长的一条路。大英帝国已经破碎,英国再也不能宣称自己是一个世界超级大国。这是一个世界新秩序建立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应该同时拥抱本土文化和多样性。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抵抗都市嬉皮文化的同类化风格和Instagram上那些经过粉饰之后的图片影像。穿着一件维多利亚风衬裙或衬衣,并不一定就只能代表着复古和怀旧,它可以当作是针对世界全球文化而做出的一种后现代和具有朋克态度的时装表率。¬2016年春季,非洲、日本、南美、中国、美国、俄罗斯——甚至还有未来,设计师们把它们都走了个遍,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尝试从维多利亚风的角度去呈现这些不同领域的风格。

  Valentino不仅仅用古罗马的美学理念去描绘非洲,而且还传承了这个品牌的罗马溯源。黑色长裙,黑色蕾丝,风格鲜明的发型,低领和白色颈链,让人联想到那些在伟大探险旅途中的贵族女士在相册中所留下的身影。而哥特风的氛围和一条条带有皮草和羽毛的短项链,则让人同时联想到丛林乌鸦和巫医。这些设计,比我们通常提到维多利亚风服饰时所联想到的较为正式和僵硬的设计更为轻便,也更柔软,更为突出舒适性。极薄的蕾丝上衣和吊带裙,让人想到维多利亚时代的人在她们的长裙下穿的那种吊带衬裙,而皮革紧身胸衣则强调突出了女性的性感魅力,更夸张地显示了胸、臀与细腰之间的曲线。

  Proenza Schouler和Erdem在各自的设计中都释放出了一种性感元素,从中,也能看到维多利亚风的影响,它们从受到限制的界限中释放出来,绽放诱惑魅力。Proenza Schouler刻画的是南美的维多利亚风女性探险家,飞边高领与其他裙子搭配穿戴。作为今季最重要的款型设计之一,在Proenza Schouler和Erdem中都能见到这样的搭配,那甚至是维多利亚女王自己都会选择的穿衣方式。那个时代的女人能露出的身体部分只有低胸和肩膀,甚至连脚踝都不能露出。而讽刺的是,这个部位在我们当代时装中,却常常被遮盖了起来。维多利亚风,将女人上半身的柔性之美重新带回到了我们眼前。

  维多利亚时代,更快的社会流动性见证了“新贵”们的崛起。“新贵”和“新知识分子”们喜欢炫耀他们的财富或他们精通世故的老练——他们往往会通过收集东方物品和家具来显摆。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以及Jonathan Saunders都运用了维多利亚风晨衣和男性便服中常用的豪华东方面料。Gabrielle Rosetti那如鸦片会所一般风格的伦敦寓所中,装饰着青花瓷器、绿色的天鹅绒墙和各种动物的皮毛——你会看到这位画家在聚餐派对上炫耀着自己的收藏品,把那些来自遥远地区的故事讲给所有人听。Gucci的¬2016春夏系列也充满了类似的幻想感,顾客们为那些绣有中国龙的短上衣痴迷不已,还有带有盘绕之蛇和东方花朵贴花设计的夹克。与此同时,Thom Browne则诠释了“美好时代”的日式艺术风潮。

  维多利亚时代对民间艺术的热爱也体现在我们现在对于本土文化的痴迷中。正如Givenchy那灵感来源于印度和北非的鼻环、耳环及各种脸部穿孔装饰一样,我们也看到Rodarte把维多利亚风的褶边高领衬衣与俄罗斯民俗刺绣组合在了一起,还有灵感来自亚洲的手链。

  和Valentino一样,Rodarte的维多利亚风潮也混杂着一些上世纪70年代风潮的影响。黑白色的褶边高领衬衣与金银纱丝巾和银色及膝靴搭配,另有一种具有男士风范的率性装扮。维多利亚时代对上世纪70年代产生了历史深远的重大影响,同样的影响来自爱德华七世时代,而此季时装在重述了这一联络的同时,亦注入了一种¬21世纪的诉求。上世纪年代是紧随着最乐观的几十年之后到来的十年。当乐观主义沉寂下来之后,嬉皮士反文化登上了历史舞台的中心。理想破灭的年轻人们不但带着美国梦之类的观念开始穿孔打洞,而且像越战和公民权利抗议游行等事件,也加深了集体的精神创伤。维多利亚时代和爱德华七世风的裙子,还有中世纪服装风格的元素参考,让人们得以逃避现代主义文化那薄如纸一般的真相。

  有趣的是,上世纪70年代这十年孕育了朋克文化,而且也见证了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两位日本设计师的到来。他们将维多利亚风美学嵌入他们充满朋克风格的解构和重建设计的艺术世界。在人们并未意识到的帝国主义和国家主义时期,当代时装正在寻求逃离,但又不是很确定该逃往何处。带着希望,我们期待这些设计师的理念能传承下去——他们从未给我们带来任何毫无特色的全球化时尚,他们巧妙地将西方时装融入设计之中。

  他们,让全世界对解构和重建设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维多利亚风服装也常常是他们的基本出发点之一,他们把维多利亚风当作一个研究西方服装的途径。这一季中,我们看到山本耀司的部分作品也显示出了他对于维多利亚文化的一种痴迷。其¬2016春夏系列充满了“死亡象征”的哥特式色调,有着带有内撑的笼裙、衬裙、黑色上衣,还有跨文化的装饰伞和无指手套。维多利亚风美学在西方是抓过史中有着牢固的地位,同时也在不断地往前演进。它就好像是一种既固定又充满可变因素的化学实验,可以往基本的配方组合中加入更多新的元素,令其参与反应。再用另外一个比喻来形容的话,维多利亚风格就像是一幅黑色的画布,它是西方服饰的基本要素,但各种富有表现力的笔刷都可以往这幅画布上加入丰富的创意。

  黑色的画布,可以引起人们一系列的探索,日本设计师对于黑色的热衷,也体现了这一点。他们和维多利亚风格一样对死亡和哀悼服装有一种非常病态的迷恋。在跨文化大杂烩的真正精神体现中,黑色在日本被认为是一种积极向上的色彩,而白色则代表着死亡。但不论如何,黑色当然也代表着某些事物的终结,以及抵达未来的含义。Martin Margiela,当今堪称“设计师中的设计师”之一,也深受这些日本设计师的启发。他用同样的模式,通过奶油色和帆布色印花布与薄麻布去研究时装设计,这一点,则不同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Undercover和渡边淳弥。

  沿着时装的食物链往下走,我们看到的是Raf Simons,他同样深受像Margiela和这些日本设计师一样的人启发。他为Christian Dior所做的设计中,选用的既有单色系的色彩组合,也有来自维多利亚元素的参考。¬2016春夏季的设计更趋向于轻便的材质,而没有采用哥特式的繁重和累赘之感。衬裙具有运动风,且轻如云裳,而定制外套和飘动的长袖则有极简主义的风格。项链、领口设计和黑白色设计则可谓别出心裁。出现在时装秀台上的模特几乎像2¬D模型玩偶一样,看似平面的。与此同时,Alexander McQueen和 Balenciaga的系列中,Burton和Alexander Wang将维多利亚风元素运用至从头到脚的奶油色造型设计中——再次让人联想到日本设计师对于维多利亚风的演绎。维多利亚风的终极配件——挂表已消失不见。在Apple推出Apple Watch给腕表行业带来致命一击的同一年,Balenciaga把表带当成了手镯装饰,还有维多利亚风锁链小提包和变成金色颈链的香烟装饰盒。而当模特们全身穿着白色衣服,Wang似乎再次采用了不同的叙事方式,或许,这就是时装把过去淘汰在体系之外的过程。

  缝纫机不仅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发明,也是超现实主义者在他们的艺术创作中用来代表女性的象征符号之一。¬2016春季系列中,J.W. Anderson通过日本式的实验风奶油色、白色和黑色的组合,以及古怪的剪裁形式把羊腿袖做成了漫画式的比例,将维多利亚时装与超现实派风格组合在一起。这种潮流中,超现实主义对于女性复杂性的迷恋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女权主义特质。Miuccia Prada的上世纪70年代的家庭主妇形象再次出现在Prada的 ¬2016春夏系列中。这些模特就像是维多利亚时代的祝福,穿着透明的黑色网状居家服,套在维多利亚风衬衣上,还有上世纪70年代风的华丽摇滚靴和上世纪30年代风格的缝纫剪裁。Prada的风格相当鲜明,对于设计理念,其提到希望通过“性感的方式”来表现一种反叛社会的朋克精神。正如洛丽塔文化用维多利亚时代的端庄来表现可爱而非性感一样,Prada重新找到了女性的力量,然后用维多利亚风元素去重新俘获男人们的眼光。Prada同时表现了女权主义和盲目崇拜,也对我们现在对于女权主义抱有的盲目崇拜提出了质疑。它向我们展示出,为什么现在维多利亚风潮会突然流行了起来。

分享到:
收藏